故事新编

列表

衣袂回香

引昔年花开,笑看风雨流年错,不知风雨惹红泣,蓦然回首,花叶凋零,残花满道。书声琅琅墨笔香,只道此生无缘,唯有衣袂留香。青冢孤坟,唯记梨香漫道。一、似曾相识的眸子提到林家,街头巷尾的人总少不了给三分面子,林家是商门大户,家财万贯却乐于助人,扶

大中四年的杜牧

一唐宣宗大中四年春,杜牧在京任吏部司勋员外郎,掌管官员的勋绩,人称“杜司勋”。旋即升迁为吏部员外郎,掌判南曹,审查每年选人解状薄书、资历考课。这一年杜牧四十八岁,已在宦途沉浮二十余载,虽然忧国伤时、济世经邦的志向从未改变,却已深感时世艰难

美人何兮

苏穆,京城十一爷,性子淡漠,不言笑。长年一身月牙袍,整个人显得更加冷清了。苏穆说来也怪,有权利,有地位,二十来岁也没见他纳一个妾,娶一个妻,更不说花天酒地,招蜂引蝶。有人说:苏穆是有隐疾。有人说:苏穆有断袖之癖,好男风。也有人说:苏穆其实是

华霓宫.青丘有狐至

一在北月城的郊外树林里,有一个男人在拼命奔跑着,这个男人叫林子墨,北月国的废物,北月国里的居民都是灵力持有者,且个个武功高强,最低修为为灵者四重,而这个林子墨,身上没有一丝灵气,而没有灵气,就代表没有修为。此时的林子墨心里别我他想,只有一

流者未盲

临安城孟春,流莺漂荡,车马喧嚣。”稠花乱蕊畏江滨,行步欹危实怕春…”白衫灰袍男子阖眼似凝神,“来往者可有位姑娘生的对春山棱墨柳叶眉,杏眼秋水且无尘?”“否,”青衫蓄了髭髯,身约七尺八寸,“流,恰是三年又一天,莫留了。”不言。缓张眼,瞳色茶

西施

青云衣兮白霓裳,娉婷袅袅兮断君肠。入吴伺虎兮情汤汤,梦断越溪边,立尽斜阳。十六岁,涧溪浣纱,清凌凌的水,自由自在的鱼儿,那一刻,我心中只有这简简单单的快乐,和村中女伴们一起,晨起劳作,看日光渐暖,暮色归家,行炊烟不断,也许日后,爹娘会将我

重逢在甘棠坳

初秋的傍晚,一辆长途客车在甘裳坳三岔口打住。须臾车上跳下来个年轻人。他叫洛生,在省城一家企业工作。他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回家。这一次因与领导闹了点别扭,他负气请假回家休息。披上晚霞的甘裳坳,景色格外别致。这景色让洛生感到熟悉而又陌生。他忽然觉

十五月儿圆

三万一千七百多年前,玉帝的十个儿子因淘气同时跑到了天幕上,灼的人间木枯河涸,民不聊生。无数凡人跪在神像面前祈祷,然后被烤死。玉帝碍于颜面,不得不派神箭手后羿下届解救凡人,必要时给自己的儿子们一点教训,促使他们尽快返回天界。后羿与太阳们交涉

快乐人生

小王是个大忙人。 现在忙,以前更忙。但现在比以前活得滋润多了,红光满面,每个笑容都来自内心深处,真而且甜。小王今年三十而立,参加工作八年,结婚也五年了,本职工作干得吊儿郎当,麻将玩得却是全厂出名,在麻坛上是响当当得人物。牌场作风好,人口皆碑

好看

喂,你还好吗?还在半夜咳嗽吗?药在你电脑旁的第2个抽屉里,记得按时吃饭你有胃病豆浆机和豆子都在冰箱上你.....嘻嘻,我是不是有点啰说呀。【3月2日】我在B市挺好的樱花也开了我想了一下在樱花中你们的婚礼真的很美,你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将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