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列表

村头,那口老井

年华里,总有一些锁不住,却又挥之不去的忧伤:是牵挂,还是记忆?--题记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老去的不单是容颜,还有记忆。那条走了很久很久的泥路,长满荒草,孤独地沉寂着;那个生我养我的村庄,被夷为平地,种上了麦子。村头的那口井,老成了记忆。

雨落玉兰开

夏季的雨来得急速,去得匆匆。有时迅猛如白驹,有时遒劲如奔雷,有时杂着阳光在空中踱步。风雨过后,除了满目间纵横的淤沟,浑浊的流水,在凤城,很难寻觅到一丝有关夏雨的痕迹。而独有在雨中,在院落、在屋檐下、在小道旁,拾起那一瓣瓣洁白,触摸那一阵阵

归去来兮辞

归去来兮,适逢归日胡不归?招朋而引伴兮,相从欢乐而归。校日之无聊,自然却很娇美。而今幸逢佳期,将车飞驰而归。高山兮不可阻,平路兮以疾驰。凉风兮习习吹,白云兮悠悠飘,飞鸟兮唧唧鸣,麦苗兮淡淡香。见自然之美好,恨相见之熹微。已到衡宇,归心犹激

桥的尽头是梦想

桥大风起兮我住的这镇虽小,桥却很多,镇的四周都是桥。想进镇,都得过桥。我的住房两边就有桥。右侧的那座桥,就是三年前建的。每天我都要踏过这桥去吃早餐,去上班,去书店看书,去朋友家串门。在我闲暇的时候,我往往喜欢去左侧的桥。那里靠山,依着田野

杨绛散文集《我们仨》

我们第一次到伦敦时,钟书的堂弟钟韩带我们参观大英博物馆和几个有名的画廊以及蜡人馆等处。这个暑假他一人骑了一辆自行车旅游德国和北欧,并到工厂实习。钟书只有佩服的份儿。他绝没这等本领,也没有这样的兴趣。他只会可怜巴巴地和我一起“探险”:从寓所

村里的故事

“我的家乡”征文+村里的故事村里的故事耿永君我们村叫“安上”,据说是因为村中央的山门滩过去有“尼姑庵”,所以村名为“庵上”,后来改为“安上”。村名神神道道,村里有祖宗们留下来的不少有趣的地方,那些地方也就有了许多有趣的故事——山门滩村西北

携手黑夜的星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顾城的人生用豁达诠释了做人的真理,我们的人生也应当有这样的觉悟。每当夜色降临,似乎自己的思维变得越来越清晰,这是我思维的绝佳之境。夜色使我抛弃一切的烦恼,静心的思考人生:夜空给予我无限的遐想,欣

七月,那片开在记忆的油菜花

“七月了,花开时节,是否愿意一起去看那片油菜花海?”女友短信问道。“去年已去过,金色的花海,一望无垠,大自然的神奇佳作,值得观赏。”我回复道。万亩油菜花竞香争艳,一片金色的海洋,很美很壮观,每年吸引各地游客前来一睹芳容。去年的这个时候,在身

记忆中的布鞋

冬天屋外风呼呼地吹着,我跟小伙伴们在堂屋里跳房子,一会儿单脚前跳,一会儿双脚着地。我们叽叽叽喳喳地争论着,说有人踩线了,有人脚没定住。忽然屋内传来妈妈喊我进屋的呼声,我推开门,母亲让我脱下鞋,“看你的鞋穿成什么样了,唉哟,脚又长大了,快,

一墙丝瓜满院香

今年春天闲来无事,我在院墙下随意撒下几粒丝瓜种子。过了不久,几粒有着绿色之心的种子探出了头,纤弱着腰肢,沿着墙缝一点点地攀爬,枝枝蔓蔓铺展开来,把院墙爬得满满的,成了一道绿色的屏障,给了我看到的欣喜。仲夏时节,院子里随意种的这几棵丝瓜长得